常熟三鑫家政常熟家政

“保姆闷死老人”惨剧背后,藏着这个无解的难题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1-21 分类:
据被害老人房内的监控视频显示,犯案保姆在家属离开后,用毛巾捂住老人面部,并坐在其胸口,直至老人没有生命体征。事后,这名保姆镇定通知家属,指导料理后事,差一点被对方当成“恩人”。保姆虐待老人事件一直不在少数。中国家庭越来越离不开“养老保姆”中国家庭不得不需要保姆来照顾老人,其实在当下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因为对保姆照顾老人的态度发生龃龉是很常见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最近发生的新闻里,最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要数#保姆闷死83岁老太太#事件。

据被害老人房内的监控视频显示,犯案保姆在家属离开后,用毛巾捂住老人面部,并坐在其胸口,直至老人没有生命体征。

事后,这名保姆镇定通知家属,指导料理后事,差一点被对方当成“恩人”。

在这个案件里,被杀害的老人属于年事已高,长期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的典型案例。

如果不是家人事先在家中安装了监控,且女婿发现了端倪,恐怕最后很大概率会被当成一起自然死亡处理。

但家里安了监控这件事,更是让看到新闻的人们感到震惊和恐惧——即便有监控,家人也无法时时刻刻盯着监督保姆,依然发生了如此惨剧。

就算在其他没那么极端的情况中,如果虐待、殴打老人的行为发生在监控拍不到的角落里,家人也依然很难发现;更何况,即使及时发现了保姆的不当行为,这种遭遇对老人身心的上伤害也是不可逆的。

这次的极端事件,除了带给公众“手段极其残忍”的震撼之外,也再次点燃了人们长久以来因为负面新闻而对照顾老人的保姆产生的不信任。

人们迅速想起了2014年的广州,也发生过类似“保姆1年半毒杀10老人”的恶性事件,当事人是为了快速赚钱。

而在另一些关于保姆与老人的负面报道里,虽然没有到杀人这样的恐怖程度,但各种虐待、打骂的手段也屡见不鲜。

这次的新闻后,不少网友也心有余悸地评论称:

“看来让保姆照顾老人真的靠不住,必须子女自己来”;

“宁愿花大钱去住养老院,也坚决不能请保姆。”

可是,我们真的能说到做到吗?

深究这次悲剧发生后的“集体恐慌”就会发现,一个让人无奈但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明知道养老保姆行业有着太多不可控的漏洞与风险,许多人却还是无法轻易摆脱对这个职业的需求和依赖。

多少中国人,都不得不参与到这场“******”里来。

中国家庭越来越离不开“养老保姆”

中国家庭不得不需要保姆来照顾老人,其实在当下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从2019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来看,2019年年末,中国65岁以上的老人人数超过1.7亿,比重比2018年上升了0.6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却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89万。

越来越重的养老负担是全社会都面对的问题,落到每个家庭头上,则是一座考验着财力、人力与道德的大山。

负担不仅仅是因为人均赡养老人数量的增加,也来自于人们无法回避的工作压力问题。即便做子女的有着强烈的照顾老人的责任心和意愿,也不可能抛下工作24小时全天候守在老人身边。

更何况负担着养老责任的中年人,可能还有婚姻、子女教育甚至自身的健康状况等诸多问题杂糅在一起亟待解决。如果家里突然多了一个需要精心照顾的老人,压力可想而知。

而且,需要全天陪护的老人,多半会有一些身体上的问题。即使家人能腾出手照顾,一个人也未必完全应付得过来。

开头提到的被保姆闷死的老人,就是因为身患糖尿病瘫痪在床,而照顾她的大儿媳妇又常常翻不动她的身体,所以不得不找一个保姆帮忙。

在老龄化先一步到来的欧美国家,应对这种问题的初期解决办法,通常是安排老人入住养老机构。

但是@前瞻产业研究院 2018年发布的有关中国养老院的分析报告显示,中国老人愿意入住养老机构的比例大概在10%左右,远低于欧美国家35%以上的比例。

就算是老人们愿意去养老机构养老,子女们在中国传统孝道观念的影响下,也很难做出把父母送过去的决定。

《都挺好》里,苏大强用去养老院的方式威胁苏明玉带他回家

不仅如此,中国养老服务机构的数量和床位数量同样也不容乐观。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 的统计,截至2018年9月,全国养老服务机构的床位数量是732.6万个。按照全国老人10%的入住意愿来算,2018年的养老服务机构床位缺口超过900万个,而且在未来还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老人们在家养老就成为了多数家庭的选择。子女们为了弥补自己陪护时间不够的问题,找一个信得过的住家保姆,可以说是权衡之下的最优解。

但“信得过”三个字,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为老人找保姆,比你想象中难

尽管如今我国社会对于“养老保姆”的需求越来越大,但这并不意味着想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保姆越来越容易。

从商务部发布的《2017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报告》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国内整个家政服务业的行业规模在飞速地扩大,然而养老看护这个业态却在其中现得有些格格不入。

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老人护理的确太耗费精力。中国社会一直有“老小孩”的说法,是说老人到了70岁以后,行为就越来越像小孩。

一种比较普遍的情况是,很多需要人照顾的老人,通常是独身的那种,脾气可能会比小孩子还糟糕。比如有的老人不爱听子女唠叨,多说两句就要离家出走,还有的卫生习惯不好,但绝对不允许旁人插手指导。

还有一些是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除了日常的洗衣做饭之外,保姆可能还需要为他们擦身,翻身,喂药,按摩等。

尽管照顾这类老人的价格在保姆市场上可能翻倍,但依然有很多保姆不愿意接这种活。

某同城服务网站上,很多住家保姆都注明只照顾能自理的老人

相较于收入较高的母婴护理和自由度更高的小时工,养老看护服务似乎显得有些“吃力不讨好”。在2019年应届毕业生平均薪资过万的比例仅5%的情况下,月嫂行业月薪过万的新闻却并不少见。

相比之下,养老保姆的薪资水平似乎很少被当作一种入行的诱惑提及。

这绝不仅仅是某种行业噱头这么简单。以北京地区为例,打开某网站的家政招聘板块,针对育儿嫂开出的薪资平均水平在9k~1.5k之间,而同等工作时长下的养老护工,平均薪资却只有5k~8k。

薪资差距是一方面,劝退养老保姆们的还有并不理想的社会地位和工作体验。

由于养老保姆平均年龄偏大,且多为文化水平较低的妇女,所以很多人对这种职业的评价并不怎么友好,即“地位低”。

一些时候,养老保姆要比育儿保姆操更多的心,但获得回报却不一定成正比。这导致很多初期投身养老服务的保姆,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志不在此”,而把成为“月嫂”“育儿嫂”当作自己的职业目标。

而如今,因为国民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养老保姆的主要来源——文化水平低的大龄女性——基数也在不断地减少。

@华商晨报

此间倒也有部分年轻人开始加入这个行业,但出于对经验和耐心等素质的考虑,极少有人会选择聘用他们来照顾家里的老人。

所以,虽然整个家政服务业的体量在用一种很可观的速度快速增长,但养老保姆这一项的增速却和需求的增速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帮家里老人找到保姆之后,并没有一劳永逸

其实即便是那些通过各种渠道顺利找到保姆的家庭,也并非一劳永逸了。

大多数人当然希望雇到一位能呆得长久的保姆,毕竟中途频繁换人无论是对子女们的精力还是老人的情感适应都是一种考验。

但在把老人交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照顾的过程中,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

因为对保姆照顾老人的态度发生龃龉是很常见的问题。

在大众的理解里,保姆作为有喜怒哀乐的正常人,确实也可能因为私人原因在工作时带上个人情绪,或者面对比较挑剔的老人展现出一些不耐心。

话说回来,即便是子女们亲自照顾,也常常会有控制不住脾气的时候。

但如果同样的情形出现在保姆身上,哪怕只是训两句话,也会让家属们觉得很难接受。

轻的责怪两句,重的闹上法庭,因为“保姆对老人不好”而产生的纠纷,在各种各地的新闻报道中并不少见。

子女们对保姆的道德水平有较高的期待,这其实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这种期待会让替老人找一个满意的保姆这件事变得更不容易。

@边城晚报

但是过去的一些新闻事实又在提醒人们,在处理和保姆的关系上,并不是一味地给予信任就可以的。比如@重庆龙华网就曾经报道过一则新闻,重庆市的一位肖大爷因为保姆 做事利索,人也可靠,就自愿签协议将财产赠与对方,要求其照顾自己终老。

没想到协议签完之后保姆就变了脸,生病时不照顾自己吃药不说,到后来连三餐都无法正常保证。

这当然属于极端案例了。

但当老人被保姆虐待的新闻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人们的确能从一些案例里发现,子女因为对保姆过于信任而对老人的真实遭遇一无所知。

在一些报道中,保姆在被曝光虐待老人之前,在家属的眼里完全是认真负责的良好形象。甚至在一些案件里,即使老人们向子女反映了自己遭受的虐待,他们也很可能被这种“良好形象”蒙蔽过去。

@1818黄金眼

还有一些新闻中的老人更加“温和”。他们要么表达不清,要么是不愿意给子女添麻烦,即使遭到了不好的对待也会选择忍气吞声。

子女们仅仅靠着每天下班甚至是每个周末的回家探望,的确很难发现问题。

当家人发现问题之后,这些保姆的后续处理方式也并不一定理想。大多数人找养老保姆要么是通过熟人介绍,要么是通过家政服务公司。

前者不用说,一旦出现问题就变成了没人负责的烂摊子。但通过家政服务公司找人,未必就能更省心。

目前市场上的很多家政公司是采用职业介绍的形式招用保姆,公司在其中只承担中介的作用。所以即使保姆因为人品问题被辞退,也很容易再找到下家再就业。

而那些急需找保姆照顾老人的家庭,就需要一遍又一遍地从这样鱼龙混杂的市场里,挑选出称心如意的那一个。

@羊城晚报

归根到底,对于还处在老龄化初级阶段的中国社会来说,在养老方面还有太多的问题亟待解决。而养老保姆,是其中并不那么突出但却关系到无数中国家庭的一环。

在找保姆、留住保姆、辞退保姆和换保姆的过程中,似乎每一步都需要人们冒着不确定的风险。没人能知道保证自己能那么幸运,找到一个老人、保姆、家人三方都能够满意的平衡关系。

反而更多的,是让人心力交瘁的纠纷,是提心吊胆的猜忌,也是这个行业在监管不完善、被利益驱动的环境下屡屡变得畸形的雇佣关系。

在一个完善的养老体系中,这困境对于那些需要养老保姆的家庭来说,太难了。可是在眼下无法回避的的养老负担下,人们也只能试探着一步一步摸索其中的门道,并祈祷自己的运气没那么坏。

这个过程中最让人不安和忧虑的,或许不是能不能在以后为自己的父母,祖父母创造一个安逸的晚年。

而是在这个人人都会老去的社会,经济能力也不见得能买到安全感的时候,如何才能让已经老去的人生活得更容易一点?

毕竟,如果老了之后的体面只能靠运气来争取,那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